<address id="hrtfl"></address>

<sub id="hrtfl"></sub>

    <form id="hrtfl"></form>
    <noframes id="hrtfl">

        <address id="hrtfl"></address>

         
        首頁> 關于博暉>新聞中心

        《證券糾紛特別代表人訴訟制度》解讀

        2021-11-10 15:41

        案例

        2021年4月16日,中證中小投資者服務中心接受了60余名投資者的委托,對康美藥業(600518)啟動特別代表人訴訟。原告顧華駿等訴稱,根據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證監會”)對康美藥業及其實控人馬興田等人及廣東正中珠江會計師事務所(“正中珠江”)及楊文蔚等人的處罰決定,康美藥業在2016年年報、2017年年報、2018年半年度報告存在虛假陳述行為;正中珠江在對康美藥業2016年等年度財務報表審計中未盡勤勉之責,其所出具的審計報告存在虛假陳述,應對虛假陳述造成的投資者損失承擔賠償責任。請求以康美藥業公告2016年年報的2017年4月20日為虛假陳述實施日,以網絡媒體披露康美藥業虛假陳述的2018年10月16日為揭露日,以康美藥業流通股票累計換手率達100%的2018年12月4日為基準日,判令馬興田、許冬瑾賠償投資者損失,其他被告承擔連帶賠償責任。這起訴訟為中國首個證券糾紛特別代表人訴訟。

        此前2020年5月15日,證監會對康美藥業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行為作出行政處罰決定。證監會表示,康美藥業在2016-2018年虛增巨額收入300億元,虛增利潤40億元,對其予以警告責令改正并處以60萬元罰款,對實控人馬興田及主要責任人采取10年至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對21名責任人員處以10-90萬元不等罰款,并對相關人員移送司法機關。

        康美藥業公司連續3年有預謀、有組織、系統性實施財務造假,涉案金額巨大,持續時間較長,性質特別惡劣,對市場規則和投資者毫無敬畏之心,嚴重損害了投資者的合法權益,嚴重踐踏了資本市場基本規則。

         

        證券糾紛特別代表人訴訟制度的意義

        20世紀80年代開始,隨著美國證券市場的發展,內幕交易、假賬、欺詐等問題層出不窮,證券糾紛日益增長,這些案件往往涉及人數眾多。為了更好地進行司法救濟,降低訴訟成本,證券集團訴訟逐漸成為較好的選擇。這些證券集團訴訟對于試圖利用公司管理權獲取非法利益的公司管理層、實控人來講,就如一把令人生畏的利劍,成為打擊上市公司不法行為的“私人監察長”。

        近年來,中國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內幕交易、操縱市場等違法行為給一些中、小投資者造成了嚴重的損失,由中、小投資者進行單槍匹馬式的訴訟存在取證不易、訴訟成本高等問題,維權難顯而易見,對于違法者亦不能形成民事賠償的壓力。

        我國的證券糾紛特別代表人訴訟制度旨在保護中小投資者投資利益不受實際控制人、公司管理層操控,是我國民事訴訟制度的重要創新,也是加強中國資本市場基礎制度、規則建設的重要成果。

        對比中、美兩國在這個制度上的主要區別,美國證券集團訴訟為律師推動,為市場化激勵的運作模式,而中國的特別代表人制度由投保機構(投資者保護機構)主導,具有公益性質,不太可能會產生爛訴現象。

         

        我國證券糾紛特別代表人訴訟制度的法律依據、制度建設

        2020年3月1日經修訂實施的中國《證據法》確立了證券糾紛特別代表人訴訟制度,該法第九十五條第三款規定“投資者保護機構受五十名以上投資者委托,可以作為代表人參加訴訟,并為經證券登記結算機構確認的權利人依照前款規定向人民法院登記,但投資者明確表示不愿意參加該訴訟的除外。”,確立了特別代表人按“默示加入、明示退出”的原則代表遭受利益損壞的投資者進行訴訟。

        2020年7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關于該制度的司法解釋-《關于證券糾紛代表人訴訟若干問題的規定》(法釋【2020】5號),同日,證監會發布了《關于做好投資者保護機構參加證券糾紛特別代表人訴訟相關工作的通知》(證監發【2020】67號),中證中小投資者服務中心發布了《中證中小投資者服務中心特別代表人訴訟業務規則(試行)》,為該制度的具體實操提供了制度保障。

         

        證券糾紛特別代表人訴訟制度的實操要點

        (一)特別代表人訴訟啟動條件

        根據《中證中小投資者服務中心特別代表人訴訟業務規則》第十六條,對于投資者提出的虛假陳述等證券糾紛訴訟,可能存在有相同訴訟請求的投資者,人民法院可發出公告,通知投資者在一定期間向人民法院登記,若有以下情形,中證中小投資者服務中心可在研判后決定是否啟動特別代表人訴訟:

        (1)有關機關已經做出行政處罰和刑事裁判;

        (2)案件典型重大、社會影響惡劣,具有示范意義;

        (3)被告具有一定的償付能力;

        (4) 投保機構認為有必要的其他情形。

         

        (二)訴訟啟動

         投保機構是特別代表人訴訟的唯一代表人,需受50名以上權利人(投資者等)的特別授權。目前證監會系統單位中的投保機構是指中證中小投資者服務中心和中國證券投資者保護基金公司,可代表原告參加開庭審理,變更、放棄訴訟請求或者承認對方當事人的訴訟請求,與被告達成調解協議,提起或者放棄上訴,申請執行,委托訴訟代理人等。

        目前,對于證券糾紛特別代表人訴訟,中證中小投資者服務中心作為訴訟代理人接受投資者委托,代理投資人參加訴訟,中國證券投資者保護基金公司則按照分工提供數據分析、損失計算、協助分配等支撐訴訟。

        由于目前該制度處于試點階段,投資者尚不能直接要求投服中心(中證中小投資者服務中心)啟動特別代表人訴訟,投服中心將根據其研判啟動相關訴訟程序。

         

        (三)“默示加入、明示推出”的原告參與原則

        特別代表人訴訟啟動后,經證券登記結算機構確認的股東名單中的投資者,除在法院公告期屆滿后十五日內向人民法院明確表示不參加該訴訟的,都將成為案件原告,分享訴訟“成果”。這樣能最大限度地保護眾多中小投資者。

        對于聲明退出的投資者,人民法院不再將其登記為特別代表人訴訟的原告,該投資者可以另行按照普通訴訟的程序進行起訴。

         

        (四)被告范圍

        上市公司虛假陳述、內幕交易、操縱市場等違法案件中,行政處罰決定中確定的所有被處罰對象均可作為特別代表人訴訟被告。

         

        對上市公司實控人及管理層的影響

        證券糾紛特別代表人制度的建立為投資者維權提供了普通訴訟程序之外維權成本較低的救濟途徑,對上市公司合規、合法經營意識具有十分重要的影響。

        這項制度勢必將對上市公司實控人及其管理層形成威懾,對其守法意識及信息披露、合規管理等工作影響深遠:

        (一)守法意識

        在特別代表人制度建立前,中小投資者維權成本高且很難有理想的結果,由于違法、違規成本較低,為追求公司及個人短期利益,上市公司實控人及其管理層對普通單個訴訟不足為懼。特別代表人制度建立后,類似的集團訴訟將會增加違法成本,這樣會倒逼實控人及管理層提高守法意識。

        (二)信息披露

        有些上市公司實控人及其管理層為了融資及利益兌現之需求,故意對信息披露采取報喜不報憂、選擇性披露,這勢必給投資人的投資決策帶來不利影響。特別代表人制度的建立及其成熟應用將會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提出更高要求,上市公司應該按“應披盡披”的原則進行信息披露且須保證披露的質量,否則,有可能被證監會處以行政處罰而被投資者通過特別代表人訴訟進行維權。

        (三)內控及合規管理

        上市公司出現虛假陳述、內幕交易、操縱市場等情形,與其內控、合規管理水平低下有關。上市公司需要組織管理層進行定期學習,在培養合規文化的同時,建立公司內控、合規管理體系,以避免虛假陳述、內幕交易等違規事件的發生。

         

        附件一: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證券糾紛代表人訴訟若干問題的規定

        附件二:中證中小投資者服務中心特別代表人訴訟業務規則 (試行)

        附件三:特別代表人訴訟30問

        重點新聞推薦News Recommendation

        掃一掃關注微信

        86-10-88850168

        北京博暉創新生物技術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備18009167號-4
        在線客服
        亚洲欧洲伊人久久,台湾R级艳片在线观看,强行18分钟处破痛哭AV
        <address id="hrtfl"></address>

        <sub id="hrtfl"></sub>

          <form id="hrtfl"></form>
          <noframes id="hrtfl">

              <address id="hrtfl"></address>